年轻人用爱发电的密室逃脱

释放双眼,带上耳机,听听看~!
 2019年3月,芒果TV一档名为《密室大逃脱》的综艺正式上线,这档节目为正处于转型期的密室行业,添了一把不小的火,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借由这档网络综艺了解到密室逃脱,并开始热衷于此。2022-02-24

  2019年3月,芒果TV一档名为《密室大逃脱》的综艺正式上线,这档节目为正处于转型期的密室行业,添了一把不小的火,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借由这档网络综艺了解到密室逃脱,并开始热衷于此。

  据艾媒咨询数据显示,2018年到2020年中国密室逃脱行业市场规模不断扩大,其中2018年为50亿元,2020年为78.3亿元。预计2022年将增长到123.6亿元。

  作为新兴的线下沉浸类游戏,密室逃脱经常与狼人杀、剧本杀一起被提及。但这些线下游戏的内核并不相同。大体来说,密室属于PVE类型游戏(player versus environment,指玩家对战环境的游戏模式,即在游戏中玩家挑战游戏程序所控制的NPC和BOSS),而狼人杀和剧本杀可以一起归类为PVP游戏(player versus player,指的是玩家对战玩家的游戏模式,通常为玩家互相利用游戏资源攻击而形成的互动竞技游戏模式)。

  这也就意味着,密室更需要通过实景环境和NPC演绎,使玩家获得沉浸感和体验感。有采访对象告诉《中国经济周刊》记者,在北京开一家剧本杀店前期投入只需要20万到30万元,经营得好,3个月就能回本,而密室至少要准备150万到300万元,很多资金充足的密室老板,开店只是因为喜欢,预算也是上不封顶。

  从资深玩家转型美女老板,

  买卖黄了,但热爱依然

  小雅入坑密室很早,早在六七年前,机械密室大行其道的时候,她就已经把北京的机械密室都“刷”完了。等她留学回来,密室已经从一代进化成了三代,她也成为一名一年能玩200场的骨灰级密室玩家,还拥有一个密室战队,由于队里“毒奶(胆小的玩家)”太多,战队就起名为“奶瓶战队”。

  密室玩得多了,总会觉得哪家密室都有自己不满意的地方,或者是演员不给力,或者是机制不合理,小雅觉得不如开一家符合自己心意的密室。“现在开密室不赔钱就不错了,密室行业的蓝海期早就过了。”小雅说,她开密室纯粹就是因为喜欢。

  北京的密室大多开在东边,一则是因为开密室需要大空间;二则要考虑稳定客源,商圈和高校周边最合适。几重考虑下,小雅的两家密室选在中国传媒大学附近的兴隆公园和高碑店。

  虽然没开在商圈,但是房租并不低。“北京的密室房租,要么是押三付三,要么是押二付六,我们一次性就得付6个月房租——36万元。”员工工资也是一笔不小的支出,小雅告诉记者,员工基本工资平均在6000元到8000元,此外扮演NPC的员工还有“场提”,分为“30元、50元、80元、120元”4档,工作日的日场演员,一人一场可多收入30元,晚上涨到80元;周末日场多收入50元,晚上是120元。由于小雅的密室是从重庆引进的,为了追求“原汁原味”,她还从重庆带来一个演员,月工资达到10000元以上。

  “密室的房租加上装修费、员工费,投入很大,很少有店家一下能装修好几个主题,都是先开一个主题,这个主题营业了,赚到钱了,再装修下一个主题。”小雅说。

  从玩家转型为老板后,小雅从培训员工、设计物料,到打磨游戏、设置环节,再到去外地挑密室、买版权,事必躬亲,尽心尽力。然而,最后的结局是,她的两家密室一家“凉”了,一家小赚了一笔。

  小雅是和几位股东合开的店。这种合作方式在密室店的经营中很常见。而与庞大的店铺数量相比,密室品牌有体量的很少,融资成功的更少。“连锁品牌之外,几乎都是小打小闹的合伙生意。”她说。

  小雅在总结经验时说:“现在的团购平台把商家吃得死死的。一些微信团购平台,为了吸引用户,300多元的密室票价,平台标价200多元,这200多元里,平台还要抽成100多元。”为了引流,商家只能同意售卖优惠票,有时平台还会违规超额卖票。这种情况下,商家只能和平台不停“扯皮”。

  大量的不付费顾客,对密室来说也是一种伤害。“密室圈老板之间几乎都是‘互免’,互相去对方的店里刷主题,都不用出钱,最差也是给免单,比如5人同行,免一个人的票。”甚至还有一种密室“诈骗犯”玩家——“这种玩家对店家承诺引流,要求一场全员免单,但是对同行的玩家收钱,等于两头骗,据说有个玩家‘诈骗’了他人近5000元。”小雅说。

  小雅的店倒闭的根源,是租的房子出了问题,股东间也随之产生分歧。当被问到以后还会再开一家密室吗?小雅斩钉截铁地回答:“当然开,因为我喜欢啊!”

  不仅在游戏里找到了朋友,

  他还亲手装修了一间密室

  苟哥,作为小雅的“密室搭子”,和小雅结识在密室的拼场里,也是战队里的“坦克”(胆大的玩家)。此前,苟哥最多一个星期可以“刷”30场密室,北京密室门票均价在300元左右,一周就得花费几千块。作为玩家时,苟哥和小雅的原则是:能省就省。尽管买的都是早鸟券和团购票之类的优惠票,大家也都尽量克制了,但最多的时候几个人一个晚上还是花了16000元。

  与小雅不同的是,苟哥并没有自己开家密室的想法。但是,苟哥的老板开了家密室。“我们老板开密室也是因为喜欢,我们主业是做互联网的,我老板现在是在用主业养副业。”原本是作为程序员工作的苟哥,也出于义气,帮他的老板亲手装修了一间密室。

  苟哥老板原本想把密室开在三里屯,这里是许多密室玩家眼里现实版的“密逃大厦”——世茂工三大厦,但为了省钱,最后选址在其他更便宜的地点。说是便宜,一平方米一天也要3.5元。苟哥老板的店占地1800平方米,一个月光是租金就要189000元。

  这家密室的主题是从成都买来的,“现在这种模式很普遍,这个主题已经在异地有了名气,甚至拿了奖。照搬过来,成熟的主题就算不出彩,也很难出错。而密室版权费其实很便宜,6万到8万元就能买到一个好主题,不好的主题,在网上可能只卖几千块钱。”苟哥补充道。

  在给老板装修密室的那两个月里,朋友一问起他人在哪儿,他就甩去一张“砸墙”的照片,每天从晚上10点砸墙砸到早上6点。因为没有驾照,苟哥还骑过三轮车拉运装修材料,密室里的踢脚线,也是他一点点钉的。让自己人装修,本来是想省钱,最后一算账,还不如请专业人士来装。“装修队两个星期的活,我们整整干了两个月。”苟哥说。

  苟哥老板的密室是现在市面上最流行的“黑追电”,它的机制是,在密室的微弱灯光下,NPC拿电棍追逐玩家,玩家需要在躲避NPC的情况下,完成逃脱目的,这是在三代演绎类密室后的新类型。市面上也有反例,上海麦戟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旗下的密室品牌“UMEPLAY”,则是完全舍弃了密室的解密部分,只保留演员演绎部分,在演员带领下,达到推进剧情的目的,“UMEPLAY”也被玩家誉为“沉浸密室天花板”。

  而对于“黑追电”这类密室的看法,苟哥认为,“现在的年轻人工作压力太大,疯狂地在密室里跑上几圈,比解密痛快”。但小雅的看法则相反,她认为还是由机制、演绎、对抗为主的RPG(真人游戏扮演)密室才是未来的前景。

  (文中小雅、苟哥为化名)

  (本文刊发于《中国经济周刊》2022年第2期)

  转自:中国经济周刊

返回产经网首页 >>


  【版权及免责声明】凡本网所属版权作品,转载时须获得授权并注明来源“中国产业经济信息网”,违者本网将保留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的权力。凡转载文章及企业宣传资讯,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,不代表本网观点和立场。版权事宜请联系:010-65363056。

延伸阅读

给TA赞赏
共{{data.count}}人
人已赞赏
文化

立秋仍在三伏中“洒将荷叶看跳珠”

2022-4-5 23:24:26

文化

让传统文化融入日常生活

2022-4-5 23:24:30

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
    暂无讨论,说说你的看法吧
个人中心
购物车
优惠劵
今日签到
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
搜索